生命出现之前:40亿年前的海洋化学

Encyclopedie environnement - origine vie océan - origin life oceans

PDF

  大约40亿年前,大部分地球被一片巨大的海洋覆盖。这片海洋含有大量有机小分子,它们在生命出现之前就存在了,所以也被称为“前生命质体”。它们究竟是什么?是原位合成的还是来自太空?它们是如何结合形成长的聚合物的并且有些是遗传信息的载体,而另一些则复制所有基本分子并将它们连接成聚合物?这些都是随机的不可预知的。这些聚合物不稳定,而且化学键很难产生。但是我们在这里。这一切得益于化学的极度精妙,它把这些问题交给能量和时间来解决。本文试图给出一些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生命起源过程的证据。

1. 很久以前,在一个不那么远的星系

  大约46亿年前,银河螺旋星系的一个偏心位置,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物质圆盘。构成这个圆盘的大多数气体、颗粒和块体聚集并融合,形成了一颗恒星——太阳。少量保留下来的残留物质形成了行星和小的天体、矮行星和小行星。我们的地球,确切地说是原地球,就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五千万年后(与天文时间的尺度相比这点时间不算多),这个原始地球被一个非常巨大的天体——忒伊亚(Theia)——一个火星大小的小行星撞击。月球和我们现今的地球就诞生于这次巨大的撞击中[1]

  在这次撞击前,地球大气层很可能含有大量氢——原始太阳盘的主要成分。但是这次撞击如此巨大以至于轻元素被排出并产生了一个全新的富含二氧化碳(CO2)、氮气(N2)和水蒸气(H2O)的大气圈。此时地球仍然很热但是冷却得相当快。水蒸气持续凝结,倾盆大雨持续不断地从天而降,地表形成了第一个独特的浩瀚的海洋。

  在这片海洋之下,地幔的上部冷却凝固形成了初始的地壳。原始的板块逐渐形成。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一些可能从海洋中浮现出来的原始大陆、分散的岛屿,以及很可能比我们现今火山活跃得多的火山。我们的星球仍然充满能量!内部能量弥补了比现今更小、更弱的年轻太阳的缺陷。如果没有地球释放的能量,如果没有大气中高比例二氧化碳造成的显著的温室效应,很可能所有的水都变成了冰。在这片冰层里会诞生什么样的生命?毫无疑问,什么也没有…

  就在月球诞生后,当原始地球穿过忒伊亚(Theia)轨道时,地球遭受许多小行星的撞击,这些小行星可能给地球带来了大量额外的水,也许还包括有机分子。伴随着地球强有力的振作复兴,这些灾难性的撞击最终结束于38亿年前(也许几乎结束了:我们仍然无法避免灾难性的撞击。恐龙不会说反话!)。

  在这场“大撞击”结束之前,生命可能就已经出现了,但这方面的证据仍然很贫乏。即使生命出现了,它们能从这些反复的灾难中幸存下来吗?(参阅 一位热爱天文学的地质学家所看到的生命起源)。

2. 如此多水!如此多水!

  因此,让我们把自己置于距今不到40亿年前的冥古宙末期。当时,地球上有巨大的海洋、极度活跃的火山和大陆的雏形。月球正逐渐远离地球,但它远远没有到达当前的轨道:是现今距离的三分之一。因此,此时潮汐的力量是巨大的,是今天的二十多倍,风也很大。即使它正在降温,当时海洋的温度也可能比今天更高

  我们很难知道海洋当时的pH值,虽然目前是略微碱性(约8.1),但由于人类二氧化碳的排放,在水中CO2会形成碳酸导致海洋逐渐酸化而使pH值降低。现今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比生命诞生之初少得多。当时的海洋也许是相当酸性的,这对潜在的化学反应产生了影响。原始海洋当然也含有离子。像现今的海水一样,钠(Na+)和氯(Cl)占主导地位,海水已经咸了!还有钙、镁、溴化物,甚至还有比今天多得多的碘化物。

  起初,原始大气被认为因含有大量的氢、甲烷和氨而具有很强的还原性。但如果有含氢的话,忒伊亚(Theia)的冲击会导致这种轻气体被排出到太空中。然而大气不是氧化性的,因为那时的大气不含或含有少量分子氧(O2)。我们可以通过测定最古老的含三价铁的矿床的年龄来确定地球上氧气大量出现的时间。事实上,当铁暴露在含氧的水中时,就会生锈。也就是说,它被氧化成三价铁(Fe3+),三价铁不溶于水。然而,在没有氧气的情况下,铁会形成可溶的亚铁离子(Fe2+)。

  因此,我们现今的海洋和原始海洋间有一个主要的区别:原始海洋含有可溶的亚铁离子

3. 大量的小分子

环境百科全书-海洋化学-生命起源以前物质合成
图1. 生命起源以前物质合成的示例。
“糖”代表的是一种含有5个碳原子的戊糖,这只是众多例子中的一个。类似地,这也可能是其他氨基酸的合成机制,而不只是甘氨酸、丝氨酸和半胱氨酸。(formose reaction 甲醛聚糖反应;formaldehyde 甲醛;hydroxyacetaldehyde 羟基乙醛;some steps 一系列中间反应阶段;“sugars” 糖;glycine 甘氨酸;Strecker reaction 斯特雷克氨基酸合成反应;serine 丝氨酸;cystein 半胱氨酸;amino acids 氨基酸)

  原始海洋中也含有有机分子。二氧化碳或甲烷(CH4)等含有两个碳原子的分子很容易形成。二氧化碳可以还原为甲醛(H2CO,图 1),甲醛通过“甲醛聚糖反应”首先生成羟乙醛(一种双碳分子),然后形成更长的分子:糖。一个厨师会说,有了这些糖和氯化钠,原始海洋是又甜又咸的!

  除了糖之外,构建一个活细胞至少还需要两类分子:蛋白质和核酸。这些分子都含有氮。在生命起源之前的海洋中,这些氮的来源是什么?很可能是氨(NH3)和氢氰酸(HCN)。当这两种化合物与甲醛反应时,它们会生成最简单的氨基酸:甘氨酸。这种分子是通过一个叫做斯特雷克氨基酸合成的基本反应产生的,这个反应是以德国化学家阿道夫·斯特雷克(Adolph Strecker)的名字命名的,他于19世纪中叶发现这种反应过程。这种醛类的合成反应得到各种氨基酸,例如由羟基乙醛合成丝氨酸(图 1)。

  这些氨基酸是蛋白质的基本成分。正如我们刚才所看到的,它们很容易合成:因此它们很可能存在于原始海洋中。

  那么携带遗传信息的核酸(DNA、RNA)前身呢?它们的合成稍微复杂一点。不太明显的是,它们同时存在。但是它们在生命起源之前的合成是可能的。核糖可以通过前面提到的甲醛聚糖反应得到,核酸碱基可以从氰化氢中得到,此外最近研究人员发现了直接获取核糖碱基复合物的途径。

  然而,DNA和RNA链的合成引出了关于磷的来源问题。磷广泛存在于这些携带遗传信息的聚合物中。在我们氧化的世界中,这种元素通常以磷酸盐的形式存在,特别是不溶于水的磷酸钙。在原始海洋中是否存在非氧化性的磷酸盐(可溶性)?否则,可溶性磷的来源是什么?这是一个尚未解决的问题[2]

  另一个重要元素是,目前存在于两种维持生命的氨基酸,即蛋氨酸和半胱氨酸。它从活火山、喷气孔、许多热液泉中大量释放,通常以硫化氢(H2S)的形式释放。因此,可以合理地假设原始海洋含有硫化氢,那么也必然含有小的含硫分子,如半胱氨酸。

  如果我们肯定(有些人会说:几乎肯定)没有来自星系空间的小绿人踏上过我们的星球,那么这里提到的一些分子不可能是由数以百万计的撞击地球的小行星带来的,特别是大撞击事件。例如,罗塞塔探测器(Rosetta)对小行星67P/Chourioumov-Guérassimenko(被称为“Chouri”)的探测访问表明,它包含水、氨、甲醛、氢氰酸、硫化氢……但也包含更复杂的有机分子,包括甘氨酸,这种小氨基酸,我们在上面已经描述了地球上可能的合成反应(参阅 如何研究彗星的有机分子?)。

  那么第一个甘氨酸:是“地球本源的”还是“外星来源的”?其他氨基酸呢?DNA的碱基呢?没人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当大规模撞击停止时,当这种可能的外星来源枯竭时,当所有这些外星分子都被使用时,必然需要陆地合成接管。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它们是完全可能的。外星假说,即使无法反驳,但对描述地球上生命的诞生并不重要。

环境百科全书-海洋化学-化学反应
图2. 距今40亿年前,地壳刚刚形成,大部分被含有亚铁离子的浩瀚海洋覆盖。
小行星带来了水和小的有机分子。其他分子是在海洋中形成的。氢氰酸HCN的存在一方面允许RNA碱基的合成,另一方面允许氨基酸的合成,氨基酸聚合时产生第一个肽。(Asteroid 小行星;Atmosphere 大气圈;vapour 蒸气;Ocean 海洋;Crust 地壳;Magma 岩浆;bases 碱基;sugar 糖;Glycine 甘氨酸;Cysteine 半胱氨酸;Serine 丝氨酸;peptides 多肽)

  图2总结了所有这些化学反应。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分子的浓度如何?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在给定反应中,起始化合物浓度越稀,反应越慢。当然,距离生命诞生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但许多小分子聚合产物在水中并不非常稳定。我们必须足够充分足够快地使它们在重新分解为小分子之前继续生长,形成越来越长、越来越复杂的分子。这就引出了两个问题:地球上有多少水?水里有多少有机分子?

  多少水?最贴合实际的假设是不比今天多也不比今天少,粗略地说,大约13.6亿立方千米,四舍五入大约1021升(十万亿亿升),舍去部分也并非微不足道!

  在这片海洋中,究竟存在多少将形成生命的有机分子,想弄清楚这一点是非常复杂的。目前的陆地生物圈含有2000千兆吨(20000亿吨 = 2*1018克)有机碳。在“有机”生命还没出现的时候,存在更多这种形式的小分子是不太可能的。

  让我们简单做一个计算:200亿亿克除以100000亿亿升,即每升水含有两毫克有机碳。这个浓度很低,但它不是完全荒谬的。这很可能还高估了原始海洋中的有机分子浓度,实际浓度可能更低。由于原始海洋不断的被巨大潮汐搅动,因而浓度分布大致是均匀的。所以呢?我们怎么能想象海洋中能有如此迅速的反应。

  在1871年,达尔文(Darwin)写信给他的朋友约瑟夫·胡克(Joseph Hooker)时,就已经表明了这个问题:“但是,如果(哦,多么大的如果)我们可以想象在一个温暖的小池塘里,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氨和磷盐、光、热、电等,蛋白质化合物以化学方式形成,为之后经历的更复杂的变化做好了准备。”

  这就是温暖的小池塘的起源,它的确让许多探究生命起源的研究者为之着迷。达尔文假设他的小池塘是足够浓缩的,化学过程就可以一直进行,直到合成一个足够长的氨基酸链,即“蛋白复合物”。

  在原始大陆上可能有一些小的水域,但其中的有机分子浓度是否比在全球海洋中更高?也许分子集中在最初的海滩上,或者在一些裂缝里?火山周围有更多的有机化合物吗?或者在海底热泉喷口(热气从喷口喷出)附近?相反,难道我们不应该设想一些特别有效的反应,即使在浓度非常稀的条件下也能产生聚合物(例如蛋白质)吗?

4. 成功的关键:能量和催化

  对于一个化学反应,以下两点是必需的:

  • 首先是可能发生的,这是一个热力学问题。
  • 其次是足够快的,这是一个动力学问题。

  然而这只是推理:40亿年前,没有什么事情是确定的。

环境百科全书-海洋化学-氨基酸合成二肽
图3. 两个氨基酸合成一个二肽的过程。
箭头长度的差异意味着平衡向两个氨基酸转移。尤其是水的形成,抑制了二肽的合成。(2 monomers 两个单体;2 amino acids 两个氨基酸;dimer 二聚体;dipeptide 二肽)

  从热力学的观点来看,重要的是起始分子和形成分子的相对稳定性。构建聚合物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首先,两个单体产生一个二聚体,二聚体延伸成三聚体,以此类推,直到形成很长的链。因此,一开始,两个单体形成一个二聚体,一个水分子被消除。无论是肽(图3)还是核酸,二聚体的稳定性都远低于单体。换句话说,二聚体裂解反应(水解)是有利的。因此,平衡向单体转移。尤其是水解会消耗一个水分子,这在水中是有利的,而肽键缩合会在二聚体之外形成一个水分子,在水中这个过程会受到抑制。正是由于水分子形成会导致聚合反应受抑制,一些作者在考虑生命起源的最初情景时寻找含水尽可能少的环境,特别是原始大陆的海岸,在那里可以找到相对干燥的地方。

  在动力学方面也好不到哪里去。要使两个分子一起反应,它们必须处于激活状态,也就是说需要给它们一定的能量。需要提供的能量越高,两个单体相遇(称为“冲击”)而不发生反应的概率就越大,即反应越慢。然而,形成蛋白质或核酸二聚体雏形所需的能量是巨大的。

  浪费时间?不,因为尽管如此,很明显地是生命已经出现了。要做到这一点,至少需要:

  • 一种能量丰富的分子。通过将自己裂解成两个碎片,释放出它所包含的大部分能量。如果这与二聚体(例如二肽)的形成同时发生,那么这两种能量将相互补偿,整个过程将受到热力学的促进;
  • 一种催化剂,也是一种化学物质:一种分子或者固体表面,(参阅 早期细胞的起源:工程师的观点)能够促进两个单体形成二聚体。有效碰撞(真正形成二聚体的分子之间的碰撞)的数量将大大增加,在原始海洋中,反应将达到合理的速率。
环境百科全书-海洋化学-ATP在多肽生物合成的作用
图4. ATP(三磷酸腺苷)在多肽生物合成中的作用。
前两个反应是由一种蛋白质-氨基酰基tRNA聚合酶催化的。第三个发生在核糖体内两个tRNA分子的末端,核糖体本身由大量的RNA链组成。这最后一步是由RNA催化的,这是研究人员提出存在一个以RNA为主的原始世界(RNA世界)的有力论据。(图4 ATP 三磷酸腺苷(ATP);an anhydride 酸酐;an ester 酯;an amide 酰胺;the peptide being synthesized 正在合成的多肽)

  在生物体中广泛使用的高能分子是ATP(图4),一种三磷酸腺苷。磷酸键断裂释放出的能量足以平衡二聚体产物的不稳定性。在肽合成过程中,甚至允许先形成比二聚体本身更不稳定的中间体,再形成二聚体。首先形成混合磷酸羧酸酐,然后形成酯,最后形成酰胺(肽)。总的来说,这包括三个步骤,每一个步骤本身都很慢,因此需要催化剂参与。这也是原始海洋中早期多肽得以形成的原因。

  因此,要解释生命的出现,首先需要确定至少一种分子能量来源(考虑到在原始海洋中ATP存在的可能性极小,因为它蕴含的能量过于庞大),另一方面也需要确定最初的催化剂(目前在活细胞中使用的那些,氨酰基tRNA合成酶以及其他酶,对于前生物质体来说是过于复杂的)。

  问题是,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假设。今天最普遍接受的假说是“RNA世界[3](参阅 最初细胞的起源:工程师的观点):它认为生命起源的早期,最先出现的重要聚合物是RNA,它既是遗传信息的载体,也是催化剂。事实上,目前活细胞中的一些RNA的确具有催化性质(尽管绝大多数生物催化剂是蛋白质)。关于能量来源:如果不利用三磷酸腺苷(ATP)中的能量,就不可能形成RNA。然而,三磷酸腺苷(ATP)不太可能存在于原始海洋中,这是该假说的问题之一。但它具有协调遗传信息和催化作用的优点。

  另一方面,蛋白质不携带遗传信息,但它们是比RNA好得多的催化剂。这种遗传信息的匮乏是否能排除蛋白质是生命历史早期中真正重要的聚合物的可能性?也许不能……目前研究发现,一些肽能够直接在蛋白质上合成,并不需要核酸的帮助。这些肽被称为“非核糖体的”,因为它们不是在核糖体(RNA复合物)中合成的。然而,它们也不是“随机”产生的,作者认为存在一种特殊密码,它与传统遗传密码(通过RNA将DNA翻译成蛋白质)并不相同。这种“非核糖体的”密码将蛋白质转化为肽(可以说肽转化为肽)。它是一个复杂的密码,基于10个氨基酸的集合(在编码蛋白质中):它能够精确地选择氨基酸,并将其引入到要合成的肽中。因此,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们发挥想象,也许“前遗传学(pre-genetic)”信息,即使是粗略的信息,最初也可能是由氨基酸链携带的。

环境百科全书-海洋化学-催化三联体的作用原理
图5. 催化三联体的作用原理,这里是半胱氨酸-组氨酸-天冬氨酸三联体。。
锯齿链代表肽链。这一反应形成了硫酯,它是一种高能分子,将用于后续的反应,如水解。酰胺的形成是另一种可能的后续反应。(图5 cysteine 半胱氨酸;histidine 组氨酸;aspartate 天冬氨酸;thioester 硫酯;acid 酸;amide 酰胺;peptide 肽)

  尽管催化蛋白是复杂的分子,但它们的活动通常基于相当简单的原理。例如在水解酶和转移酶中发现的催化三联体。它需要三种氨基酸:一种醇或硫醇、一种碱基和一种酸。在图5中,反应的是一种硫醇和半胱氨酸。由于蛋白质链下游的组氨酸(碱基),导致半胱氨酸失去了质子而携带负电荷,这使它能够与C=O双键的正碳反应。天冬氨酸的存在可以激活组氨酸。在这种情况下,反应产物是硫酯,这是继三磷酸腺苷之后的另一种高能分子。随后硫酯可能发生其他反应,例如与水反应生成酸(含有三联体的蛋白质是一种水解酶),或与另一个有机分子反应(三联体是转移酶的活性位点)。

  当然,在我们目前的蛋白质中,这些三联体是由连接它们的氨基酸链精确定位的。正因为如此,每一个三联体蛋白质都是特异化的,只催化发生一种特定的分子反应。但是,在40亿年前原始海洋中,有三联体存在吗?毫无疑问,它们当时的特异程度低得多,并未特异到“擅长一切”的程度。为什么没有呢?图6展示了一个极度简化的三联体的例子。分子的立体化学(或称“手性”)是非常明确的: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一个完整的生命起源模型必须解释这个问题[4]

环境百科全书-海洋化学-脂肪酸链
图6. 左图:一种极端简化三联体;右图:三种脂肪酸。
左图分子(假设的)是环状的。它含有3种氨基酸(半胱氨酸、组氨酸和天冬氨酸)。没有迹象表明这种催化剂具有催化活性。右图是长的有机链,含有CH2重复单元,末端带有一个羧酸基团。(图6 cysteine 半胱氨酸; aspartate 天冬氨酸;histidine 组氨酸;caprylic acid 羊脂酸;lauric acid 月桂酸;palmitic acid 棕榈酸)

  如果没有分隔结构、细胞或类似的东西,如膜或壁,我们很难想象生命将如何存在。早期的膜可能是由缠绕的或有序的肽粘合在一起形成的。它们也可能含有长的疏水性有机链,即脂肪酸链(图6)。由于蛋白质和硫醇化学,目前人工合成这些脂肪酸是有可能的。

  生命已经出现的世界可以描绘为多肽的世界,而不是核酸的世界。硫通过半胱氨酸和硫酯会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把它与一个可能的世界密切联系,这个世界甚至更原始、更“矿物”,即硫世界[5] [6]。这引发了人们对亚铁离子特殊作用的思考,亚铁是可溶的,因此是可用的,能够为所有这些肽提供电子和能量。

 


参考资料及说明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on. 关于月球的起源,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找到阐释这种巨大影响的替代假说。

[2] Goldford J.E., Hartman H., Smith T.F. & Segré D. (2017) Remnants of an ancient metabolism without phosphates. Cell 168, 1-9. http://dx.doi.org/10.1016/j.cell.2017.02.001

[3]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NA_world

[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irality_(chemistry)

[5]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ron-sulfur protein

[6] Valley Y., Shalayel I. et al. (2017) At the very beginning of life on Earth: The thiol-rich peptide (TRP) world hypothesis. Int. J. Dev. Biol. 61: 471-478. http://doi.org/10.1387/ijdb.170028yv


译者:刘鑫          审校:张吉衡          责任编辑:胡玉娇


环境百科全书由环境和能源百科全书协会出版 (www.a3e.fr),该协会与格勒诺布尔阿尔卑斯大学和格勒诺布尔INP有合同关系,并由法国科学院赞助。

引用这篇文章: VALLÉE Yannick (2022), 生命出现之前:40亿年前的海洋化学, 环境百科全书,[在线ISSN 2555-0950]网址: https://www.encyclopedie-environnement.org/zh/vivant-zh/once-upon-a-time-life-chemistry-in-earths-ocean-4-billion-years-ago/.

环境百科全书中的文章是根据知识共享BY-NC-SA许可条款提供的,该许可授权复制的条件是:引用来源,不作商业使用,共享相同的初始条件,并且在每次重复使用或分发时复制知识共享BY-NC-SA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