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天气和气候变化

ouragan irma - ouragans - evenements meteo extremes - extreme weather events - climate change

  极端天气事件是如何随着气候变化而变化的?极端天气事件是否越发频繁,更加剧烈?这是否是人类的责任?本文介绍了与这一主题相关的科学知识,探讨了极端温度、极端水文、热带气旋和温带风暴在近期及未来的发展趋势,解释了自然气候变化和数字模拟的不确定性。气候变化已经在改变,并将继续影响气象灾害出现的概率:一些极端事件发生得更加频繁且/或激烈;另一些极端事件则不然。然而,我们不应把任何气象事件的发生全部归因于人类活动,而是要用概率角度思考人类活动是如何改变极端事件发生的风险的。

1. 天气和气候之间的联系并不简单

  热浪、寒潮、大雨、干旱、飓风、风暴以及其他极端天气事件经常见诸报端特别是因为它们对社会和环境的影响巨大极端天气事件与气候变化之间存在何种联系是应该向科学家提出的问题。越来越多的研究也在关注这一主题。问题的答案并不是微不足道的,特别是由于媒体对这些天气现象越来越系统化的报道以及人们对气象灾害脆弱性的增加,从而导致人们对气候变化趋势产生错误的印象。

环境百科全书-极端天气和气候变化-浓度路径的全球均温演变情景
图1.基于4种温室气体(GHG)浓度路径的全球均温(单位:摄氏度)演变情景。零基线代表20世纪末(1986-2005)均温。每个曲线附近的不确定性涉及气候模型的选择和气象灾害。每个情景和阶段使用的模拟数量在图中有所标注。
[来源:第五次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评估报告的图 SPM7,见参考文献[1])

  在人为因素引起气候变化的背景下,科学挑战是双重的:一方面,在观测到的事件中分离出人类的足迹;另一方面,要预测气候变暖的变化。第二点的研究是使用对未来气候进行数字模型,或“气候预测”(图1,[1])加以研究。目前的气候预测会考虑21世纪四种可能的温室气体浓度轨迹(“典型浓度路径”,RCP),该路径与温室气体排放的社会经济情景有关。在RCP2.6低排放的情景下,21世纪地球表面增温1℃(± 0.7)(即相比于工业化前水平增长1.6℃);在RCP8.5高排放的情景下,地表增温3.7ºC (± 1.1),即相比于工业化前水平增长4.3ºC 。

  我们研究了每一种极端天气事件最近以及未来的趋势。因此,本文会依次研究极端温度、极端水文、热带气旋(包括飓风和台风)和温带风暴。研究表明,已经可以观察到某些类型极端事件在频次和/或强度上发生变化,其他类型事件在21世纪可能会出现或增多。然而,这些定性的有力成果不应掩盖极端事件研究所面临的两大难题

  • 在这些极端气候事件中,自然气候变化起主导作用,使得人为因素的影响不明确。需要高质量的观察和/或大量的模拟才能观察出变化;
  • 气候模型是不完美的,因此需要继续完善、评估气候模型,并尽可能依靠多种独立的模型。

2. 极端温度

  在过去一个世纪里观察的全球变暖现象不仅影响均温,还会影响整体的温度分布,即某地某时可能出现的温度范围。这个范围的两端就意味着罕见的温度事件—极端低温和极端高温。极端天气的出现通常产生巨大的社会环境影响。传统上极端温度的定义依据其发生的频次,或者按照统计学的说法,依据其分布的分位数。例如一般来说,如果某一天的温度处于期望值的前10%(即这个温度在分布上“超过了第90个百分位数或第9个十分位数”),那么人们会说这一天异常热。通过构建的方式,我们可以认为在参考时期内,10%的天数都异常热。异常冷天在定义上和异常热天呈对称关系,季节温度周期通常也会考虑在内。如此一来,我们便可讨论冬季的暖日或者夏季的冷天。要研究极端事件的演变,我们或者需要考虑频次(低于或高于现在温度十分位数的天数)的演变,或者考虑强度的变化。强度的定义可以是10%极端天数的均温。

2.1. 极端天气日的出现

环境百科全书-极端天气和气候变化-2018年夏季六、七、八月均温分布
图 2. 上图: 法国本土1900-2018年夏季六、七、八月均温分布(法国气象组织数据)。每条竖线代表一个夏季。下边的横轴给出了每个夏季对应的温度(℃),上边的横轴显示的该温度与全年均温的差值(℃)。极冷极端高温的夏季(分别分布在十分位首尾),尤其是2003和2018年出现热浪的夏季被单独标出。黑色曲线是最接近数据的高斯分布。下图:显示未来温度分布变化的简图。温度分布会出现简单的转化(从黑色曲线到红色曲线的相同增温过程)。为进一步解释说明,把2003年夏季温度当成未来气候的平均值(请与上方新的横轴比较)。[© 朱利安·卡帝奥克斯]
环境百科全书-极端天气和气候变化-异常暖天、冷天
图 3. 观测到全球(仅限大陆)异常暖天的年均频次 (上图) 和异常冷天的频次(下图) 。 考虑到了固定的温度阈值(1961-1990基准分布中的首尾十分位数)。 曲线关注点在 1961-1990年,曲线来自3组数据 (颜色)。
[来源:改编自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第五次报告图2.32,报告见参考文献[1]]

  随着气候变暖,整个温度分布就会发生移动(图2)。按照极端天气的定义,极冷天气出现的频次预计会减少,极端高温天气出现的频次会增加(既定的气温阈值)。或者,极冷天气变得没那么冷了(既定的频次阈值)。这些就是观测到的内容。

  全球范围内,异常暖的天数自1950年开始就一直大幅增长(图3,[1]),其中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前10年热天出现的频次比以往更多。对比来看,我们测量到的异常冷的天数减少了。与此同时,整体趋势是相较于低温日、月记录,高温日、月记录会更加频繁地被打破。这些结果在区域范围(尤其是在欧洲)也观测到了。

2.2. 热浪与寒潮

  除了日统计数据,热浪(即连续数日炎热)倾向于出现的频次更高,强度更大,持续时间更长。但寒潮天数自1950年之后大幅减少。近些年出现的热浪,如2003年8月西欧出现的热浪,在性质上符合我们对气候变暖的预期。然而近些年欧洲观测到的少数冬季寒潮(2009年10月冬季、2010年12月、2012年2月)可能与全球变暖的观点相悖。

  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寒潮会在局部偶尔出现,这并非悖论。从长期看,这是气象灾害和气候趋势之间的区别。

  变暖的过程是个大背景,叠加在气候系统内部自然变化之上[阅读“气候变化:以北大西洋涛动为例”]。即使气候变化会继续造成寒冷天气事件,但是受全球变暖影响,这些事件的频次有望减少,且/或强度有望减弱[参见“把单个天气事件归因于气候变化:2003年热浪”]。这恰恰又是我们所看到的:近些年的寒潮强度减弱是相较1939-1940年和1962-1963年的严冬来说的。就大气循环而言,这两次严冬具有相似之处。

  最后,不能否认,近些年的气候变暖(在北极尤为显著)可能会暂时扰乱我们所在纬度的气团环流,从而增加欧洲上空产生寒潮的可能性。然而,关于这一点科学界存在颇多争议。

2.3. 21世纪的气候演变

  不管情景如何,21世纪全球会继续变暖,只不过变暖的幅度可能或大或小。因此,近些年观测的极端温度趋势在气候预估中得以证实,则不足为奇:极端高温事件越发频繁、强烈,极端低温事件日益减少减弱,且并不显著。然而,这些变化的程度主要取决于温室气体排放情景的选择。同一情景下,模型不同,变化的程度也不同;而且变化程度还受气候内部变化的制约。

环境百科全书-极端天气和气候变化-根据三个情景预测
图4.根据三个情景预测的未来异常热天(左)和异常冷天(右边)的年出现频次。依据定义,频次比1961-1990年参考时期基准期高10%。
[来源: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第五次报告图 WGI-AT9,见参考文献[1]]

  平均来看不同的气候模型,全球每年观测到日温超过现在第90百分位数的可能性会从目前的10%(十分之一的天数)增长到RCP2.6情景下的25%(四分之一的天数),甚至在2100年达到RCP8.5情景下的60%(超过一半的天数)。极冷天则相反,其出现频次会降到RCP2.6情境下的4%和RCP8.5情境下的1%(图4)。这种变化还会影响非常罕见的事件。例如,当前气候下极端高温事件平均每20年出现一次(又称20年回归期),而2100RCP8.5场景下平均每两年出现一次。同样在RCP8.5情景下,极端低温事件的回归期从20年延长至100多年。虽然趋势如此,出现极端低温天气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即使在路径浓度高的情景下,21世纪一些低温记录仍有望在局部区域被打破。但是相较于高温记录,低温纪录被打破的频次会低很多。例如在美国,高温记录和低温纪录出现的比例目前是2:1, 预计2050年为20:1,2100年在中等情景下比例为50:1。

  极端温度事件未来演变的不确定性与情景选择和气候内部变异有关。此外温度极值的演变对数字气候模型的选择的很敏感,尤其是地区和季节范围内。在欧洲,RCP8.5情景下超过夏季温度第90个百分位数(或第9个十分位数),即当前气候的10%的可能性会30%-90%之间。这取决于2070-2100年间夏季模型。

  这些不确定性还会改变多日事件的特点。例如,虽然预测一直认为未来欧洲夏季热浪的频次、强度、持续时间会增加,然而2100年前的演变,在既定情境下会依据一定的数字模型在上述三方面发生变化。

环境百科全书-极端天气和气候变化-法国夏季温度分布
图 5.法国夏季温度分布变化简图,以及曲线的简单转化(变暖,从黑色曲线到红色曲线的平移,见图2)与增宽(从黑到红曲线,变化幅度增加)。在增宽的情况下,极端高温事件的可能性进一步增加。与图2类似。
[© 朱利安·卡帝奥克斯]

  最后,如果说极端温度的变化主要取决于平均变暖的幅度(分布的变动),那么这种变化其实是受变异变化(分布形状与宽度,见图5)的调节。在欧洲,预测显示,夏季变异的微增会使极端高温事件出现的可能性更大。冬季变率减少一点,就会让极端低温事件出现的可能性降低。这些现象分别与夏季土壤干燥与冬季雪量减少有关。

环境百科全书-极端天气和气候变化-图 6. a) 1961-1990年欧洲夏季温度
图 6. a) 1961-1990年欧洲(图中蓝色矩形框内)夏季(六七八月)温度与正常值的偏离,用于观测(黑色曲线)、历史模拟(31个模型模拟,蓝色曲线)以及未来RCP2.6(18个模型模拟,绿色曲线)、RCP8.5(28个模型模拟,红色曲线)情景下的模拟。较粗的线代表平均值。2003年观测到的异常值(2.8℃,以星号和虚线标出)在RCP8.5情景下从2040年开始温度降低,但在RCP2.6情景下一直到2100年会保持温暖。b) 与1961-1990年(黑色粗曲线)观测的均温和2070-2099年所有RCP8.5模拟中(蓝色区域代表第一和第十个百分位数之间的冷天,红色区域代表第九十和九十九个百分位数间的暖天,见右图标度)的百分位数分布相比,2003年夏季日温(黑色圆圈)是法国中部(图中红色阴影矩形区域)的均温。即使在这一(浓度最高)情景下,2003年8月初在该世纪末依旧保持高温。
[来源:布歇尔(Boucher)等,参考文献[2]]

  2003年的炎热夏季是21世纪欧洲夏季的典型代表吗?就西欧夏季而言,2003年热浪温度与1961-1990均温的差值约为3℃。根据RCP8.5情景(图6a[2]),它相当于21世纪40年代的普通夏季的情况。甚至在2100年成为一个极端寒冷的夏天。然而,在RCP2.6情景下,直到2100年,它仍然是一个异常热的夏季。此外,局部地区(即在法国)在几天范围内,在RCP8.5场景下(图6b,[2]),2003年8月最热的几天依旧会是异常炎热。因此,该问题的答案取决于情景选择和时空范围。

3. 极端水文事件

  温室气体效应除了会使温度升高,还有可能扰乱全球水文循环(大气、海洋和大陆间的水循环;阅读“我们是否面临缺水的危险?”)以及相关极端事件(尤其是强降雨和干旱)。原因如下:

  • 表面增温加剧蒸发,在水资源丰富的地区尤其如此(如海洋和湿润的大陆)。
  • 根据克劳修斯-克拉佩龙方程(阅读“热力学:积雨云中上升的气团”),随着大气变暖,温度每升高一度,其最大的水蒸气含量增加约7%。在温暖的气候中当气象条件利于降水时,可能会动用更大的大气水库
  • 最后,降雨模式会受到循环的影响,因为正是这种环流输送了大部分水蒸气,这将有助于特定地点的降水。

  水文极端现象的反应特别难以理解,因为其时空异质性和人类对大陆水流和储存的直接影响(除了气候变化之外)。

  现有的观测表明,世界部分地区强降雨的次数和/或强度已经增加,在开展较长期测量的欧洲和北美情况尤其如此。但是法国还没有对极端降水趋势进行系统性评估。

3.1. “地中海事件”

环境百科全书-极端气候和气候变化-地中海降水
图7. 地中海降水事件演示
[来源:法国气象组织]

  法国东南部受极为湿润的南风和东南风影响,该区域观测到的“地中海事件”与法国本土最高降水事件一致(图7)。这些事件是关注的焦点。一些研究表明最近此类事件发生的强度在增加。然而,这些变化愈发难以引发洪灾,因为在很多集水区(全球范围内更是如此),这些变化高度受制于不断增大的人为因素影响(例如城镇化、森林砍伐、农业活动)。

3.2. 干旱

环境百科全书-极端气候和气候变化-法国本土每年受农业干旱影响的比例
图8.法国本土每年受农业干旱影响的比例。这里的标准是基于再分析数据的1961-1990年土壤湿度首个十分位数。
[来源: © 法国气象组织, “气候变动与安全威胁项目”结果, 参见参考文献[3]]

  干旱由持续缺水造成。干旱指标可用于描述干旱特点。气象干旱是最容易描述的,显示了地区间的不同趋势,有时主要受自然气候变异影响(例如发生在萨赫勒地区,或者更近些时期发生在加利福尼亚的气候变异)。虽然空间观测工作取得了进展,但因为缺少全球原位测量网络,农业干旱的近期趋势更难以评估。一个替代办法就是模拟土壤水分含量演变,来应对观测到的气象参数的变动。这种由法国气象组织对本土地区采取的方法显示,1958年以来部分地区土壤干旱情况有所增加(图8),尤其是地中海区域,以及法国西部[3]

3.3. 未来全球水文变化

  预测显示,未来会出现一些高质量的变化,比如包括全球降水时空差异增大。可以概括为“潮湿的地方越来越湿,干旱的地方越来越干”。如果这仍然是科学界讨论的焦点,那么地中海流域变干就似乎不可避免了,同时干旱、半干旱区域总体上向两极扩散的趋势也在所难免。结果是,欧洲北部(最湿)和南部(最干)之间的差异预期会继续增大。最近一些研究表明,大部分数字模型都低估了北半球中纬度地区的夏季干旱趋势。

  这些模型还显示,受全球变暖影响,强降水事件的强度会相对增加,包括哪些普通干旱的地区。但亚热带地区除外。在模拟中,随着温室气体浓度升高,强降水加剧的趋势变得更加明显。此外,降水累积的分析期越短(日或小时累积量),强降水越频繁、强烈。针对大气水蒸气预测和观测到的温度每升高一度,强度增加超过7%。然而,应该谨慎看待这些数据。因为大多数模型水平分辨率有限,而且对极端事件相关的过程描述也过于简化。

  在更暖的气候条件下,水文循环增强也会导致世界很多地区干旱风险增加,包括一些21世纪出现年均降水增加的地区。这因为降水时间变化增加(连续无雨的天数增多)以及蒸散加剧(地表蒸发和植物向大气的水汽输送)。总之,全球变暖因此影响降水分布的两端,使得强降水事件和干旱出现的可能性都增加了。

  地中海型气候(地中海附近,但也包括澳大利亚、南非或美国的部分地区)可能尤其受水文变化的影响。但是总体上,干旱地区预计会向中纬度扩展。“富者愈富,穷者愈穷”的范式虽然过于简化,但反映出了可预测的气候水源供给量差距的拉大。在法国,土壤水分含量预计会减少,多数河流的低水位也会降低。

4. 热带气旋

  热带气旋,也称飓风(大西洋)或台风(太平洋)。就其威力及影响的人口而言,热带气旋是目前为止最具破坏性的气象事件。(阅读“热带气旋:形成和结构”和“热带气旋:影响和危害”)。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卫星的出现,对气旋进行系统的观测才成为可能。因此,整个20世纪所估计的所有趋势都存在问题(图9)。

环境百科全书-极端气候和气候变化-大西洋地区热带气旋或者飓风每年出现的次数
图9.大西洋地区热带气旋或者飓风每年出现的次数 (萨菲尔-辛普森飓风量表的一到五级),以及最强飓风每年的次数 (同一量表上的三到五级)。来自美国联邦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飓风研究部门的数据。 [© 吉尔斯·德莱格(Gilles Delaygue)]

  此外,已经观测到的气旋对影响海盆的自然气候变异敏感。20世纪70、80年代,大西洋海盆的气旋活动相对平静,这可能与大西洋年代际振荡(AMO)的冷位阶段有关。该冷位阶段还造成了萨赫勒地区几次严重干旱。这种变动模式与北大西洋海表温度几十年的异常振荡具有一致性。之后几十年里,大西洋海域的飓风活动呈现更加猛烈的特点,由于缺少优质的数据,尤其是卫星数据,因此难以和此前大西洋年代际振荡的积极阶段相比较。因此,基于过去的观测,计算热带气旋活动长期趋势并非易事。一些研究试图强调过去40年里最强烈气旋呈上升趋势,但是科学界对此鲜有一致意见。

  模拟热带气旋的困难在于如何在数字模型中再现热带气旋。其实,这些气旋规模小(几十到几百千米),需要在精细的计算网格上(约50千米)进行气候模拟,从而更真实地再现。可以把模型的网格看做是点构成的网络,点之间的距离能限制可模拟的最小气旋的规模。

  虽然模拟存在局限,目前业已开展的工作聚焦于21世纪气旋活动的趋势问题。因此,气候模型表明,热带气旋的总数会保持稳定,或者随着气候变暖数量甚至会减少。这是因为此时适合气旋形成的条件减弱了。另一方面,一旦形成条件满足,气旋就会从海洋表面50米海水中吸收热量,获取能量。在变暖的世界,最强气旋的强度会有所增加:最大风力更大,带来的降雨更强。2017年巴布达岛、圣马丁岛和圣巴泰勒米岛遭遇了5级飓风伊玛(Irma,封面图片)的袭击。伊玛是典型的最强气旋,出现的可能性预计会随着大西洋海盆增温而增加。最近的研究还显示,受热带气旋影响的地区可能会向两极扩展(超出热带)。

  同时要注意,气旋的危害程度,不仅取决于气旋本身内在的特点(强度、轨迹等),还取决于与气旋相关的现象,比如风暴潮。21世纪预计会观测到海平面上升,因此气旋发生时,沿海地区也易受到气旋现象的淹没。例如2015年发生在瓦努阿图的气旋帕姆就导致城市淹没。另外,在气候预测中存在一种似乎非常明显的趋势,该趋势涉及与气旋现象有关的降水强度。在21世纪末,这种强度在模型中会大幅增加。根据克劳修斯-克拉贝龙方程,有时每升高一度,强度增加超过7%。当前沿海城市更加密集,更易受洪水威胁。因此,在此背景下,影响气旋危害程度的外在方面尤为重要。最近,气旋哈维(2017年8月17日至9月2日)戏剧性的说明了在气旋系统生命期内累积强降水的影响,并因气旋在休斯顿市上空的停滞而恶化。

5. 温带风暴

  中纬度风暴以及更普遍的循环——与赤道和两极之间的温差有关(阅读“循环:结构构成”)。因此,最近以及未来风暴的演变情况取决于全球变暖在同一经线上的纬度差异。在北半球,从表面现象看,北极浮冰预计未来会继续融化,导致极地变暖更加明显,进而降低极地和赤道的温度梯度。另一方面,对流层顶端(海拔约10千米)的增温峰值加大了这一温度梯度。因此,中纬度大气运动(包括低气压和风暴)的演变取决于这两个区域(热带对流层上部和北极对流层下部)在增温方面的差距。一些区域因素,如北大西洋变暖的分布情况,也会影响欧洲低气压区的演变。此外,如果把该纬度范围气候系统大的自然变异(阅读“气候变动:北大西洋涛动”)考虑在内,把只有一小部分低气压变成了真正的风暴这一事实考虑在内,我们就会明白,以目前掌握的知识,仍无法特别明确全球变暖对这些现象产生的影响。

环境百科全书-极端气候和气候变化-RCP8.5情景
图10. RCP8.5情景下,南(右)北(左)半球冬季风暴频次从1986-2005年的当前气候到2081-2100年未来气候的变化预估。在南半球,模型预测在中纬度频次会减少,在高纬度会增加:这反映了风暴路径向南极移动的趋势。但是这种趋势在北半球就不如南半球明显,原因在于这种趋势被极其强烈的北极地表变暖所抵消。点状区域里,使用的29个模型对变化发生的标志达成共识。
[来源:改自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第五次报告图12.20]

  基于大气观测的研究以及再分析表明,在20世纪,风暴在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发生次数呈上升趋势。在其他地区,尤其是法国,过去没有发现任何可靠的趋势。在21世纪的情景中,大部分数字模型似乎支持中纬度低气压活动会向两极转移的观点(尤其是在南半球)(图10)。鉴于相关现象的复杂性,我们应该谨慎对待这种转移趋势。因此,关于人为因素造成的气候变暖对温带风暴产生何种影响的问题,现在下结论依然为时过早。然而,由于空气团的湿度增加,而且根据前边提到的克劳修斯-克拉贝龙方程,相关降水预计会更加充沛。

6. 结论:极端现象更加频繁或者更加强劲

  极端天气事件研究是一项重大的科学研究和社会挑战。气候变化正在改变,且将继续改变气象灾害发生的相关概率。然而,并非像一些危言耸听或气候怀疑论的观点所言:这些变化总是朝着一个方向发展的。所以,全球变暖会使一些极端事件更加频繁,且/或更加强烈(热浪、连续强降水、干旱),而让另一些事件(寒潮)出现的可能性降低。科学信息可能会更加复杂:

  • 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气旋总数量会略微减少,但最强级别的气旋数量会增加。
  • 中纬度风暴如何随着气候变化而演变,答案依旧不明确(但不意味着“误解”)。

  我们虽然已经掌握一定的知识,但还有许多科学问题尚未解决。世界气候研究计划已经将这一主题作为未来几十年的一个重要议题。这一问题从不同层面构成挑战,比如观测网络的建立、运行观测网络的建立、运行和或同质化,数字气候模型的改进以及评估其模拟极端事件能力,开发统计工具来检测、归因和理解其气候演变。并研究它们在不同时间尺度(季节、十年等)的可预测性。

  最后,应该再次强调,即使气候变化预计会影响极端天气事件,但是不能一出现极端事件,就全部归咎于气候变化。更具体来说,就是不应该把一些气象事件全部归咎于人类,我们更应该多思考人类是如何影响气象事件的风险

7. 需要记住的要点

  • 人类导致的气候变化已经并继续影响气象灾害发生的概率。
  • 大多数极端事件(比如热浪、大雨、气旋)发生得越来越频繁,且/或更强烈,比如像寒潮一类极端事件不大可能出现,像风暴一类事件的情况则相反。
  • 我们不能把所有观测到的气象事件全都归咎于人类;另一方面,我们可以估算人类是如何影响这些事件发生的可能性的。
  • 由于气候多变性和历史数据的异质性,通过观测预测气候演化趋势具有难度。
  • 完善后的数字气候模拟工具将会减少预测未来极端事件演化中的不确定性。

 


参考资料及说明

封面照片小安的列斯群岛上的飓风艾尔玛 (2017.09.06) [来源: © 美国宇航局/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地球科学数据与信息系统 (ESDIS) 项目]

[1]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 2013, Fifth Assessment Report, Scientific Elements, Contribution of Working Group I (http://ipcc.ch/report/ar5/wg1/).

[2] Boucher et al (2015) Projection of future climate change, La Météorologie, n°88, p.56-68. Doi: 10.4267/2042/56362

[3] ClimSec project. See Soubeyroux et al (2012) Soil droughts in France and climate change: Results and applications of the ClimSec project. La Météorologie nº78, p.21-30. doi: 10.4267/2042/47512 and CNRM website: https: //www.umr-cnrm.fr/spip.php?article605&lang=en


译者:王鹏          编审:李家春院士          责任编辑:胡玉娇


环境百科全书由环境和能源百科全书协会出版 (www.a3e.fr),该协会与格勒诺布尔阿尔卑斯大学和格勒诺布尔INP有合同关系,并由法国科学院赞助。

引用这篇文章: CATTIAUX Julien, CHAUVIN Fabrice, DOUVILLE Hervé, RIBES Aurélien (2021), 极端天气和气候变化, 环境百科全书,[在线ISSN 2555-0950]网址: https://www.encyclopedie-environnement.org/zh/climat-zh/extreme-weather-events-and-climate-change/.

环境百科全书中的文章是根据知识共享BY-NC-SA许可条款提供的,该许可授权复制的条件是:引用来源,不作商业使用,共享相同的初始条件,并且在每次重复使用或分发时复制知识共享BY-NC-SA许可声明。